“流浪书法家”寻亲背后:自述从小被拐获解救后忘记家在何方 祖籍地或在甘肃四川
2024-06-15 18:18:25

原标题:“流浪书法家”寻亲背后:自述从小被拐获解救后忘记家在何方 祖籍地或在甘肃四川

阳光下,流浪云南昆明马路边,书法述一位披头散发、家寻解救记衣服脏兮兮的亲背流浪汉,竟在一张捡来的后自后忘何方废纸上练书法……接连两三天都是如此。在附近做餐饮的小被冯志远想,他应该是拐获甘肃个有故事的流浪汉吧。

接触下来,祖籍冯志远从这个腼腆的地或流浪汉口中听到这样一个故事:他四五岁左右被坏人拐到广东,和一群年龄相仿的流浪孩子被坏人控制,每天必须偷东西才有吃的书法述,几年后被警方解救并送到收容遣送站(2003年更名为“救助管理站”),家寻解救记但因不知道家在哪里,亲背也忘记了自己和家人的后自后忘何方名字,最后离开收容遣送站流浪至今。小被他还自称,流浪途中,有人给他取名“王箊”(yū),他从此沿用此名。

阳光下,云南昆明马路边,一位披头散发、衣服脏兮兮的流浪汉,竟在一张捡来的废纸上练书法……接连两三天都是如此。在附近做餐饮的冯志远想,他应该是个有故事的流浪汉吧。

接触下来,冯志远从这个腼腆的流浪汉口中听到这样一个故事:他四五岁左右被坏人拐到广东,和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被坏人控制,每天必须偷东西才有吃的,几年后被警方解救并送到收容遣送站(2003年更名为“救助管理站”),但因不知道家在哪里,也忘记了自己和家人的名字,最后离开收容遣送站流浪至今。他还自称,流浪途中,有人给他取名“王箊”(yū),他从此沿用此名。

故事,并未就此结束。3月28日,冯志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决定帮这个流浪汉回家,此前通过祖籍分析,王箊可能是甘肃人或四川阿坝人。近日,冯志远陪王箊去了一趟甘肃寻亲,也求助了当地警方,但目前还没有进展……

1

“有故事的流浪汉”:

每天看书练书法 自述从小被拐

故事始于2023年12月的一天,云南昆明。

在昆明经营餐饮的广东人冯志远注意到,马路边有一个流浪汉,他披头散发、长长的胡须、浑身脏兮兮的,坐在阳光下正专心看一本写曾国藩的书,后来还在捡来的废纸上练书法,毛笔亦或是硬笔字。

王箊在练书法

展开全文

“我观察了两三天,每天他都会看书练书法,觉得他应该是个有故事的流浪汉吧。”冯志远跟红星新闻记者回忆说,他主动去跟这名特别的流浪汉聊天,发现对方很腼腆,说普通话,但有些怕跟外人沟通。

冯志远给这名腼腆的流浪汉买了吃的,慢慢熟络之后,他给冯志远讲了一个小男孩自幼被人贩子拐走,后来虽被解救但因忘记家的地址而四处流浪的故事。

在流浪汉的自述中:他没上过学,四五岁左右时,被坏人从寨子里拐走,最后被带到广东,和一群年龄差不多大的孩子被坏人团伙控制,他们每天都被逼着出去偷东西,偷不到东西就不给吃的,还会挨打,这样生活了六七年后被公安民警成功解救,并被送到“遣送站”等待送回家。但男孩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,也忘记了自己和家人的名字,离开“遣送站”后便开始流浪。

王箊

流浪途中,有人给他取名“王箊”,他至今仍沿用此名。期间,有人送给他字典,他开始学习认字,在公园里看别人练字,他也跟着学,用捡来的笔练字。

为何流浪到云南?王箊说,因为有人觉得他可能是云南人,他流浪到云南,离回家就会更近一些。

2

好心人收留帮他回家

带他采血入库,去甘肃寻亲

“听完他的故事,我当时就被感动了,一个流浪汉,经历了这么多,还每天看书练字。”冯志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后来收留了这名流浪汉,并决定帮助他回家。

冯志远将流浪汉暂时安置到自己的加工坊住下,带他去派出所登记备案、采血入库。他还重新启用已经闲置了大半年的抖音账号,改名为“流浪书法家王箊寻家”,并以王箊的视角更新寻亲视频。

王箊

努力了,但寻亲一直无进展。今年2月底,冯志远得知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“朱翔寻亲工作室”帮助很多家庭实现团圆后,决定寄去王箊的血样进行寻亲求助。

浦江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后来出具的“比对情况说明”中提到,收到王箊血样入全国打拐库后,比中的祖籍疑似地址包括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、岷县以及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、合作市、临潭县新城镇等地。

3月21日,在昆明救助站帮王箊出具购买火车票的函后,王箊在冯志远的陪同下踏上了前往甘肃的寻亲之路。期间,他们曾前去甘肃天水市道南派出所求助。3月28日,当地警方向红星新闻表示,他们收到寻亲求助信息肯定会积极帮忙。

冯志远(右)陪王箊(左)在甘肃寻亲(受访者供图)

3

记忆中家在山上

住木头房子、村里男人戴帽或裹头

流浪几十年,王箊一口轻声细语的普通话里已难辨乡音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对家的记忆也早已模糊不清。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记忆中他家是在山上,家里有哥哥和姐姐,住的是木头房子,楼下堆放的柴草,上楼需要爬木制的楼梯,寨子里(村里)的男人穿着长长的深色衣服,头上戴着黑色帽子(或是用黑布包裹着头),女人头上好像也戴着东西,跟男人戴的帽子不一样。

王箊猜测自己现在可能是四十来岁,在自己大概四五岁,被一名陌生老人用食物骗走,后来上了一辆手扶拖拉机,又转乘中巴车来到火车站被带到广东。刚到广东,自己完全听不懂当地人说话,每天和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被坏人控制,必须出去偷东西才给吃的,否则就会挨打,大概过了六七年被警方成功解救,送到“遣送站”准备回家,但因自己不知道家在哪里,也忘记自己和家人名字,通过“遣送站”离开广东后开始四处流浪至今……

王箊很肯定,他当年被解救后送到的地方就是“遣送站”。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,现在的救助管理站原名为收容遣送站,2003年更名为“救助管理站”。

王箊的“书法”

“在甘肃那边待了几天,找了很多地方的公安民警帮忙,目前还没有进展。”3月28日,冯志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和王箊目前已离开甘肃到达四川成都,因为王箊的另一个祖籍疑似地是四川阿坝若尔盖县辖曼镇西仓村,由于比较远,他们只好委托志愿者帮忙寻找打听。

冯志远说,如果寻亲没有成功,他会让王箊跟他先一起回云南,继续通过其他途径寻亲。

■寻亲帖士:

王箊的祖籍疑似地址:

1、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

2、甘肃省定西市岷县清水乡腊梅村

3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

4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

5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新城镇刘旗村

6、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辖曼镇西仓村

■寻亲帖士:

王箊的祖籍疑似地址:

1、甘肃省定西市陇西县巩昌镇

2、甘肃省定西市岷县清水乡腊梅村

3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

4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

5、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新城镇刘旗村

6、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辖曼镇西仓村

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

编辑 郭宇 责编 魏孔明

(作者:产品中心)